E苑杂谈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QQ:756623125

泰安美协主席张德阳先生签约艺族艺术

2017-03-21 13:45 编辑:孙奇

  2017年3月20日,山东泰安市美协主席张德阳先生出席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开学典礼,会后经过多次交谈正式签约艺族当代艺术,成为艺族正式签约画家之一。

  

  张德阳先生现为中国美协泰安市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中国泰山书画院名誉院长、国家一级美术师,苏鲁豫皖美术书法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、中国人民大学画院高研班特约导师,山东画院高级画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、山东省泰安市美术教育委员会主席。

  

  张德阳早年在山东随欧阳中石先生学习书法,后拜孙其峰先生学习花鸟,最擅长梅花,葡萄,鸬鹚。经40余年精心研习前人书画,终得今日之成就。他曾携友人登黄山,下苏杭,远涉巴渝,出三峡,游武昌。遍历粤、桂、黔、甘数省。踏野问青,临渊探微,揽天地之灵秀,悟造化之神妙,一路写生。他就读于天津美院高级研修班期间,常问教于贾宝珉、阮克敏、侯春林等津门名家。后又入人民大学画院花鸟画研修班学习,三十余年间,耳听手写,心领神会,取精用秀,博采众长,画艺大进。

  

  张德阳先生一生专于美术教学,主编《山东省艺术考级教材》国画、书法,山东省中小学生艺术考级资深评委。泰山门票背面山水也是张德阳老师作品,曾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,出版书有《张德阳画集》、《张德阳画集—鹭鸶篇》、》、《张德阳画集牡丹篇》、》、《中国画名家——张德阳画集》《花鸟画名家——张德阳画集》等中国画画集。应中国美院、美国纽约大学等文化教育学术机构邀请,举办画展、笔会讲学等文化交流活动。书法作品、美术教学论文多次荣获全省一等奖。

  

  丘壑间,远山近石,荆棘勾连,山鸟兀立,秋实零落。溪流畔,水雾缭绕,孤石横卧,幽兰恣肆,苔迹斑驳。旷野里,细雨蒙蒙,水迹淋漓,野鹤相偎,怡然而立。雪野上,山石偃仰,枝干弄姿,梅花三五,凌寒绽放。这就是花鸟名家张德阳以散淡的笔意、淋漓的水墨,向我们传达的大自然意境。

  

  张德阳的写意花鸟画清雅灵秀,生机盎然。多取山野一隅,或断崖间数枝横斜,或山脚下群芳竞艳,青石偃立,枝丫勾连,飞湍瀑流,啼鸟鸣泉。不意间山野之清风爽然而至,使观者如身临幽谷而顿生出尘之心。他的梅花,葡萄,更是繁花嫩叶,清新雅秀。老干新蔓,意气纵横,令人观之如春日临窗,生机扑面。他的画境得益于他数年间的游历与写生。与众多写生者画意不同的是,他并不是刻意追求描绘对象的具象,也不是简单地作传统折枝花鸟处理,而是将山野景物作为一个整体来观察,立足于自我内心感受,注重表现描绘对象的神韵与山野氛围的营造,以达到二者的和谐统一。故而,他的花鸟画往往一束花,几片叶,或枝干横陈,或梅开几束,然后寥寥数笔,以水墨淡彩勾连渲染,而山野之意境尽出。看似漫不经心而为之,细细品味,忽悟其良苦用心。他的山野花鸟画的意境表现出画家崇尚自然、追求率真的意趣,也开辟了中国花鸟画的审美情趣的新领域。

  

  张德阳先生的小写意花鸟的独特魅力,首先得之于他独特的个性气质。他文人性情雅致,淡于名利,每以无心平情适性,绝不刻意追求功名。他好读老、庄、释氏之书,向往以古人之心境、圣贤之见识,来悟道鉴器。每于绘画,则追求乘千御万,转化推移,无物于物,得之于一。将此境界落实于笔墨,则取象于似与不似,寄情于虚实燥润;承众智以为马,融会百家,陶冶一家之面目。比如他画梅花,其笔墨之精谨,或源于王冕之启示,或胎于金农之窠臼,一笔一画,一丝不苟;他画寒林,其笔墨之疏淡,或似倪瓒之简远,或似乃师孙其峰之率真,枯藤老树,气韵幽长。他笔下的竹子,则有八大之简约,石涛之精练,板桥之劲健,悠闲自得,笔淡而味不淡。他画芙蓉蜀葵时笔墨之纤笔柔情,或似恽南田之细腻、陈白阳之率真,或似陈子佛之精谨、于非庵之老练。总之,中锋运笔,启承转合,虚实随机,不露锋芒,不留着意,不动声色,平易而不费力,外陶化而内炽然,自得而不炫卖;其“玄禅之气”的回荡,仿佛大化真宰之流布,又如如来之慧光施众。总之,有一股道气,一股清气。人常论:小写意易得于似,而难得似之不似;若能于似处征得象外之不似,言外之旨趣,则堪称小写意高手。笔者以为,张德阳的花鸟画,正于此义得矣!除此之外,他的画还有一股儒家的温文尔雅之气。他钟情笔墨,但却抒情于收敛,他时而喜欢用色,但却正色于度,不激不励,不急不噪,谦谦君子之风,常荡漾之于笔墨之间。

  

  “沿”与“革”是文人画的一贯传统,继承是为了创新,创新是为了更进一步的继承。姜白石在《诗说》中讲:“不求与古人同,而不能不同;不求与古人异,而不能不异。”清人王安道沿此话发挥道:“谓吾有宗欤?不拘拘于专门之固守;谓吾无宗欤?又不远于前人之轨辙。然则余也,其盖处乎宗与不宗之间乎?”此处,“不同不异”也好,“不拘不远”也罢,其前提冠以“不求”,其内涵其实都指向“不刻意”或“无所谓”的意思,这恰好契合着霍春阳的艺术与人生态度。我们说,张德阳之所以能成功,若有人要问其秘诀的话,他恐怕要用上述前贤的话来作回答的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