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苑杂谈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QQ:756623125

当前位置:E苑杂谈 > 文化历史 >

中国培训行业第一书《文华模式》序言

2017-08-08 10:27 编辑:王岩

  一

 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中国培训界可谓声名狼藉。它频频被一些媒体爆出负面消息,这些报道让大家形成了一个刻板印象:这个行业里“大师”与“骗子”横行。在网上,同样流传着不少亲历者含着血泪的控诉,讲述这个行业是如何的混乱和不堪。它们给人形成一种奇怪的错觉,那就是这些参加培训的企业家智商都是负数。不过,这些都没有影响这个行业以惊人的速度扩张——据《中国教育培训行业报告》的数据显示,2012年整个教育培训市场总值约为9600亿元,其中管理教育培训占了20%左右,年增长超过20%。

  仅仅以“人傻钱多”来解释这个行业的繁荣显然太过于武断。但是,绝大多数关于这个行业的报道,却都存在着先入为主的毛病。许多写作者甚至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的培训活动,仅靠着一些二手信息与道听途说,一篇洋洋洒洒的报道就一挥而就。对于这个行业来说,这显然不公平,更无助于我们真实地去理解这个行业。

  在过去的近两年时间里,笔者参与了文华大系统——一个3年前才刚刚起步,3年后就成为行业领头羊之一的培训机构——几乎所有的活动,包括《资本兵法》初级研讨会(他们的培训课程)、《资本兵法》研讨会、传承晚会、项目落地会、大系统论坛等,采访了包括文华集团决策委员会成员、全国董事、大区董事、财神、准财神、系统二代、英雄家族成员、分公司股东、商会会长、顾问团团长、项目公司负责人、普通会员以及了解文华的部份匿名人士共计近百人。试图还原一个特殊的行业,一个颇具标本意味的企业的发展历程和成长密码。

  二

  之所以选择文华这样一个个体进行解剖,是因为文华太“特别”了。

  在中国培训界,有“二刘称雄”之说——其中的一“刘”,是成名多年的刘一秒,他打造的平台叫“思八达”;而另外一“刘”,谁也不会想到,竟是从未做过培训的刘文华。

  3年前,刘文华第一次开课时,他的学员不过8个人,然而,短短的3年之后,这个数字就翻了3800多倍,发展到了近3万人。而文华在全球各地的分公司,则达到了380多个。

  文华的学费也与一般的培训机构不同,他们每3个月就涨价1万元,直至159800元。但这并没有让人却步,一些人学了文华后,马上就把自己的合作伙伴、股东,甚至是自己的孩子、老婆、父母等都带了进来。

  文华的特别之处还在于,他们做的是培训,但却从不认为自己是培训机构,而是“中国第一家金融超市”。事实似乎也是如此——3年间,其发起成立的项目公司多达几十个,涉足的领域包括会务、安保、公关、娱乐、传媒、投资,甚至还包括汽车、航空等,而他们运用的手段,都离不开关键的两个字:金融。

  在当下的和平年代,在我们这个有着近14亿人口的泱泱大国,如果有人在公共场合说“我很爱国”肯定是要被人笑话的。但在文华这个平台,爱国却是很多会员脱口而出的话。在文华的会员公约上,在《资本兵法》讲堂上,在文华的各类活动里,“爱国”二字都是高频词。目力所及,中国似乎再没有哪一个民营企业,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宣讲“爱国”。文华因此被一些人赞为“中国第一个民营企业家爱国主义教育平台”,刘文华也被誉为 “民营企业家诚信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第一人”。

  除了简单的重复之外,结合实际,文华还开创了一套与官方话语迥异的爱国主义教育方法。在文华,你听不到先烈抛头颅、洒热血打下新中国的宏大叙事,你只能听到老板与员工的常理。“作为老板,你希望员工听老板的,遵守公司的制度,爱公司。但站在国家的角度,老板就是它的员工,应该听国家的,应该爱祖国。比起其他国家,也许国家给我们的福利待遇差一些,养老金少一些,但我们一样要爱她,就像儿子爱妈妈,妈妈再穷,也还是要爱她的道理一样。如果因为另外一个人的妈妈给的零花钱多,提供的生活条件好点,所以就管别人的妈妈叫妈妈,行吗?不行。”这是刘文华的逻辑。

  文华还独创了自己的39字原则——合法、正面、共赢、不谈论政治、不攻击他人、低调、务实、执着、海纳川穹、做到最好、感恩、分享、添柴火、爱国。并在文华的每一个活动上,反反复复地宣讲这39个字背后的含义。

  这些年来,国内不乏一些培训机构教学员打法律的擦边球,怎么搞灰色地带,怎么避开法律的约束。但在文华,“合法”两字被摆在第一位,其要求“作为国家员工的老板们”必须无条件遵守国家的法律。

  文华常挂在嘴边的另一个词是“诚信大于生命”。在刘文华看来,非法经营,诚信缺失,这只是市场经济发展瑕疵中的一角。更为严重的问题是,这些年来,中国的经济空心化现象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。据他分析,今天中国市场上60%—70%的东西都是外资的,不属于中国;剩下的按照二八定律,20%的人拥有了80%的财富,而他们大部分已经移民了;此外,一些握有权力的官员,他们的老婆和小孩也都移民了,只剩下自己一个“裸官”。“他的财富是中国的吗?他代表的权力是中国的吗?”这是刘文华经常质问台下企业家的话。

  刘文华认为,问题的根源在于,这些年来,社会各个阶层,尤其是中小企业家信仰的普遍缺失和价值观的错位。他因之而树立了一个从未对外人道的抱负——那就是通过培训活动来重塑企业家们的信仰和价值观,进而解决当前社会广泛存在的“空心化”、“毒奶粉”、“窝里斗”等现象。

  三

  说起“窝里斗”,刘文华有很多感概,“这是中国人几千年的劣根性,一个中国人是条龙,两个中国人就是条虫,迄今为止,没有人改变这一点。”

  关于这一点,台湾著名作家柏杨在他那本著作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中,有着非常生动的描述,他说:

  中国人讲起话来头头是道,上可以把太阳一口气吹灭,下可以治国平天下。中国人在单独一个位置上,譬如在研究室里,在考场上,在不需要有人际关系的情况下,他可以有了不起的发展。但是三个中国人加在一起——三条龙加在一起,就成了一条猪、一条虫,甚至连虫都不如。因为中国人最拿手的是内斗……所以外国人批评中国人不知道团结,我只好说:“你知道中国人不团结是什么意思?是上帝的意思!因为中国有十亿人口,团结起来,万众一心,你受得了?是上帝可怜你们,才教中国人不团结。”我一面讲,一面痛彻心腑。

  刘文华对此深有同感,但他似乎并不认命,“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劣根性,是不是一定不可改变呢?我认为不是!”

  “文华大系统”中的“系统”二字,正是来源于此,他常在台上教育企业家们的一句话就是,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最应该做的,就是一起“建系统”,寻求共赢与合作。

  他甚至将企业家应该怎么建系统,分解成了六个可操作的步骤:

  1.找到一群有事业基础和有将来的人;

  2.形成共同的理念和价值观;

  3.习惯性的感恩、分享、添柴火;

  4.建立有默契的利益共同体;

  5.周期性地重复以上动作;

  6.周期性地优化系统中的关键节点。

  许多受访的企业家们表示,第一次听到这些时,都觉得眼前一亮。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一个机构,一个组织,用这种方式去教育他们怎么合作,怎么抱团。

  从实际效果来看,也的确让人吃惊。短短3年多时间,刘文华用这套理论和价值观,不仅迅速汇集了近3万名企业家,而且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改以前单打独斗的作风,积极通过“建系统”来寻求共赢与合作。这3年多时间里,大系统中循此理念而生发出来的项目数不胜数,大到整车制造,小到合伙餐厅,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。而“爱国”与“诚信”,在大系统中也确实有着如通行证一般的效果。这与系统外的中小企业家惯于在灰色地带上游走,盛行打擦边球反差极大。甚至,在文华的带动下,其他一些培训机构,也开始将“合法,诚信,爱国”等理念植入自己的课程中,形成了一股新的风潮。

  四

  除了系统化思维折射出来的团结意识,文华的国际化视野也是其与一般的培训机构的不同之处。

  中国资本出海,已有多年历史,在传统思维中,所谓的国际化,就是把中国的资源送出去,在海外赚到钱后,再拿到中国来花。在刘文华看来,这不是国际化,而是在卖祖宗基业。文华的国际化思维是,用中国的钱,甚至不带钱出去,就把外国的资源拿回来。

  关于此,他有一套专门的理论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他讲的爱国——从资源保护的角度去爱国。

  针对中国企业国际化困境,刘文华还提出了他的关于“国家经济发展的六个阶段”理论和“中国规划”理论。

  前者的来源,是西方著名的经济学家沃尔特·罗斯托。这位美国肯尼迪政府最重要的谋士之一,将国家的发展划为六个阶段——传统社会、为起飞创造前提、起飞、成熟、高额群众消费、追求生活质量六个阶段。在“追求生活质量”的第六个阶段,其倡导的是大国霸权,刘文华对此颇不赞同,在他看来,正是因为这样的理论,让国家与国家之间,无法和平相处,“我认为,第六阶段应该修改为大国系统时代,国与国之间,应该更多地进行联盟,合作,形成共识,消除战争。”

  而“中国规划”理论,则是刘文华的独创。他宣称,中国过去几十年走过的道路,不管是过去大力宣扬的“中国制造”,还是如今极力提倡的“中国创造”,都只是在沿着美国人走过道路重新走一遍,始终还是跟在美国人后面。“我们以前只知道亦步亦趋,别人这么成功过,我们也按照这个步骤一步一步的走,谁规定的?中国要崛起,就不能总是跟在美国屁股后面,而是必须进行‘前端拦截’”。

  刘文华说,所谓的“前端拦截”,就是要找到世界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和规律,提前规划全球市场,从而掌握定义规则的话语权。在文华看来,实现这一过程的核心,是庞大的中小企业家团结起来,并积极运用金融的工具,抱团到全球去收购外国的优秀公司股权,隐形拓展中国在全球市场的布局。如此,有朝一日,中国最终将掌握全球经济的话语权(“中国规划”理论具体内容请参照附录)。

  在刘本人看来,这是文华最为核心的理论贡献,同时,他试图用文华的39个字理念和价值观,来缝合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套理论体系水火般不相容的缝隙,从而实现全球各国间的互利共赢,破解当前国际上纷争不断的迷局。

  从2014年开始,文华就大张旗鼓地迈出了其国际化的步伐。先是3月份,刘文华登上马来西亚当地商业媒体《大橙报》组织的“2014老板讲堂Ⅱ”,首次在海外讲述“中国规划”理论;两个月后,他率领文华的财神、英雄团队登陆美国,在洛杉矶、纽约等地宣传其中国规划理念。据闻,他还被邀请前往联合国总部讲述39个字的核心理念,并获得参会大使们的一片好评。

  可以说,作为培训行业的标杆之一,文华几乎触及了当代中国社会遭遇的“诚信缺失”、“官商勾结”、“社会空心化”,“金融阴谋论”等所有敏感议题。文华的培训内容和操作手法,也与它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作为一个以管理培训为业的商业机构,针对这些困境,文华开出了一处独特的药方。或者说,在国民的价值观引导上,刘文华掀起了一场颠覆性革命——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,文华的所有理论设计都是站在国家、民族乃至全球的高度,而不仅仅针对于文华大系统,不仅仅针对于中国企业家,而是针对于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里面的劣根性作出的斗争和革命,对整个国家和民族有着极大的价值。

  而他们对培训行业的影响,更是显而易见。他们魔幻般的成长历程,很快就引来同行的关注,先是“疯狂英语”的李阳、接着便是有着“亚洲销售女神”之称的徐鹤宁,以及被称为“中国总裁领导力第一人”的张斌等人,一起出现在了资本兵法第20期的课堂上;紧接着的第21期,又汇聚了“亚洲超级演说家”梁凯恩与他的两个搭档许伯恺、陈霆远,“学习型中国”的刘景斓,以及汇聚集团董事长俞凌雄等人。其后,“服务中国”的谭志德、NLP的冯小强,甚至还包括刘一秒的前夫人与股东等,也相继加入到了近距离观察《资本兵法》的行列中。

  有的人说,刘文华是疯子,也有的人说,他是培训行业的教父;有的人称他为“民营企业家爱国主义教育第一人”,也有的人说他是大忽悠。他究竟是神还是人?是痴还是癫?是善还是恶?也许正如吕克贝松在他最新的的电影《超体》中传达的那样,时间将会是最好的评判者。

  最后,感谢所有耐心接受笔者采访的人,他们在繁忙的日程安排下,不得不牺牲了早上或晚上休息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,我从他们身上获益良多。这份名单太长,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。(本文系《文华模式》一书的前言。该书作者郝义简介:传媒人,曾任职国内多家媒体,在担任文华旗下《资本内参》记者期间,通过独立调查,多方采访后写出《文华模式》一书。)

  人物小传:刘文华——“疯狂英语”的李阳、爱国者总裁冯军、“亚洲销售女神”徐鹤宁、“中国总裁领导力第一人”张斌、“亚洲超级演说家”梁凯恩与他的搭档许伯恺、陈霆远、“学习型中国”的刘景斓、以及汇聚集团董事长俞凌雄、“服务中国”谭志德、NLP的冯小强等,都曾慕名进入他的课堂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