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苑杂谈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QQ:756623125

当前位置:E苑杂谈 > 明星时尚 >

“享·驭征途”乌苏里江站

2013-10-29 12:54 编辑:管理员

  导语:十年,我们走了多远?我们无畏挑战,登上了6081米的汽车极限高度。我们忠于梦想,拖动155吨的波音747在跑道滑行。我们在漫天烽烟中,连续三年登上达喀尔拉力赛三尺领奖台。

  我们日夜不息,仅用17天横跨9国极限奔袭23000公里。十年,我们走到常人永远无法抵达的远方,却更加牢记出发时的初衷。十年,我们登上常人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,却始终对世界保持一颗愈发恭谦的心。十年的路途中,有人紧盯着远处的终点,我们专注于身边的风景;有人不断追逐未知的下一站,我们知足于走过的每一米;有人沉迷于登临山顶时的掌声,我们用感悟充盈真实的人生。我们从不断丰富的阅历里汲取力量,我们在不断延伸的里程中扩宽人生。我们登顶山峰,不是为了让世界看见自己,而是为了能让自己看清世界。十年后的今天,我们再次走到起点,坚定前行,不为以力征服天地,只为以心诚服世界。途锐,“我们”的名字。

“享·驭征途”乌苏里江站

以“知足”之名,让时光逆流

  “乌苏里江来长又长,蓝蓝的江水起波浪,赫哲人撒开千张网,船儿满江鱼满舱……”

  很多人小时候都对这首《乌苏里船歌》耳熟能详,而伴随着这首歌的童年回忆,都是那么清新、纯真、快乐,仿佛不会被任何忧愁滋扰。如今呢?城市中弥漫着躁动的气息,汽车音响里传出的重金属声敲打着被汗水浸湿的耳朵,让莫可名状的躁动更加易燃易爆。我们忙着踩油门,忙着摁喇叭,忙着代入“路怒族”的角色……

  没错,我们有理由着急,天气太热、工作太忙、车不够好、房不够大……可是换个角度想想,天气热还有能调节温度的空调;工作忙还能在奔赴前线的过程中听歌;车虽不是顶级,但代步已经绰绰有余;房即便不大,住起来也冬暖夏凉。太多时候,我们缺少的,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态。所以,当接到这样一个邀请时,赫哲人渔猎的情景浮现眼前,我那颗几乎被“热”和“躁”包围得水泄不通的心,瞬间舒畅了许多。于是,在八月炎夏,我暂时扔下手头的事情,跑到乌苏里江边,找寻那个属于蓝天和江水的记忆。

  更令人愉悦的是,我们这趟行程的伴侣还是向来擅长在激情中感受安宁的SUV精英——途锐。

  Tale,两段传奇的相遇

  作为一名试车编辑,参加过各种厂商各种精心设计的活动,时间久了,想再对一个活动眼冒绿光是很难的了。不过,当接到途锐这个活动邀请的时候,我的心头却突然泛起一阵激动,那是一种尘封很久的向往,因为赫哲族。

 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,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赫哲族的渔猎生活。他们居住的黑龙江东部地区环境并不安逸,全年平均气温都在0℃上下,冬天通常最低温能达到零下三十多摄氏度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,如果内心没有信仰,一定是很艰难的。历史上赫哲族人的主要信仰是萨满教,这是一个比较原始的宗教,相信万物有灵,崇奉氏族或部落的祖灵,兼有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,有了这样的信仰,赫哲族人才能在恶劣的环境下自得其乐地生活着。自然环境的侵袭与多次的外族入侵一度让赫哲族濒临消失——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时,幸存的赫哲族仅300余人;据2001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统计数字显示,全国共有赫哲族人4600多,是全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,仅次于珞巴族。但是,赫哲族还是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,不仅让人口数量稳中有升,而且将渔猎文化发扬光大。从任何角度看,这样的民族经历都堪称传奇。

  当初看到的那些杂志图片上,在朝阳下的乌苏里江水的映照下,赫哲族人的脸上写满了平淡而幸福的表情,这种表情在很多生活环境舒适得多的城市里,正在变得愈发罕见。所以,深圳新闻资讯 ,我很想亲身经历一下赫哲族的生活,看看是什么给了他们如此神奇的力量。

  途锐档案

  2005年,途锐登上了6081米的智利安第斯山脉OCHOS DEL SALADO,创造了汽车世界的最高海拔纪录;2006年,途锐在英格兰DUNSFOLD机场,拖动155吨重的波音747在跑道滑行;2009-2011年,途锐在以残酷著称的达喀尔拉力赛上,连续三度蝉联冠军;2012年,途锐仅用时17天,便完成了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到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全程长达23000公里的挑战……

  赫哲印记

  渔猎为生的赫哲族居住的黑龙江东部地区环境并不安逸,全年平均气温都在0℃上下,冬天通常最低温能达到零下三十多摄氏度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,如果内心没有信仰,一定是很艰难的。

  当然,如果这样一段探寻之旅有一部恰如其分的座驾,那就更好不过了,所以在开始旅程之前,我特地回顾了一下途锐的历史。应该说,豪华SUV的市场竞争是非常激烈的,尤其在国内这样一个SUV大行其道的环境下更是如此,保时捷卡宴、奥迪Q7、宝马X5、奔驰ML等车型,哪个都不是好惹的对手,但途锐在与它们的竞争中并没有落下风,并且在十年历程中留下了许多他人无法企及的成绩,例如2005年,途锐登上了6081米的智利安第斯山脉OCHOS DEL SALADO,创造了汽车世界的最高海拔纪录;例如2006年,途锐在英格兰DUNSFOLD机场,拖动155吨重的波音747在跑道滑行;例如2009-2011年,途锐在以残酷著称的达喀尔拉力赛上,连续三度蝉联冠军;例如2012年,途锐仅用时17天,便完成了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到俄罗斯圣彼得堡、全程长达23000公里的挑战……

  当传奇遇到传奇,便是我这段探秘之旅的开始。

  Antiquity,令人神往的古老

  坐上从北京飞赴佳木斯的飞机,我忽然有种进入时空隧道的感觉。赫哲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,它的历史可追溯到6000-7000多年前的密山新开流肃慎文化时期,在先秦时称肃慎,汉魏时称挹娄,南北朝时称勿吉,隋唐时称黑水靺鞨,康熙二年(1663年)的《清实录》上,“赫哲”二字得以记载并传承。尽管城市生活日新月异,但赫哲族依然保留着很多古老生活元素,例如鱼皮服、萨满舞等。某种程度上说,从北京前往本次的目的地饶河,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时光逆流。

  下了飞机,我首先邂逅了其中一个传奇,也是扮演我们第二程“时光机器”的途锐,驾驶着途锐向饶河进发。八月的黑龙江天气十分清爽,坐在途锐舒适的座椅里,心情也格外欢快。途锐的英文原名TOUAREG,亦是源自一个古老民族,只不过这个民族来自撒哈拉沙漠,他们是沙漠里的骑士,凭借机智与勇敢,顽强地在大漠中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  作为豪华SUV,途锐的历史算不上悠久,但从2002年首发上市至今,也走过了超过十年的时光,并留下了数不清的精彩篇章:2002年,击败BMW X5和保时捷卡宴,荣膺欧洲权威杂志《汽车画刊》 “金方向盘奖”年度最佳SUV大奖;2003年,在长达3000公里的严苛越野性能测试中,成功击败BMW X5、三菱帕杰罗、丰田普拉多等强劲对手,问鼎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《越野》杂志(Overlander)“年度风云四驱车” 奖项(4WDOTY);2005年,超越路虎LR3、Jeep大切诺基、牧马人Unlimited Rubicon、悍马H2 SUT、英菲尼迪 QX56等优秀车型,荣膺美国历史最为悠久和享有盛誉的《四驱》杂志(Four Wheeler)“年度四驱车大奖” ……